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文学 >> 浏览正文
家乡有条乌裕尔河
作者:武加行 文章来源:林甸往事公众号 更新时间:2017-3-29 9:23:36 点击数: 次

家乡林齐岛有条河,名叫乌裕尔河。估计全村人没有人会知道乌裕尔是什么意思,也不会有人去探究,大家只知道这条河是赖以生存的河。

河里鱼多,多是鲫鱼、柳根儿、老头鱼。有好多打鱼人家,长年在河里转悠,夏天撒网下褂子,冬天钻冰窟窿下搅罗子,捕的鱼卖给村里人,于是,村里吃鱼完全是自给自足,有钱就现金交易,没钱就赊欠,秋后算账。人民公社时期,粮食不够吃,村里就组织捕鱼分鱼,按人口分鱼,那时家里没有冰箱,除了晒些鱼干,多数都要尽快吃掉。但拿鱼当主食吃也不行,有好多人因为鱼吃多了还拉肚子。逢年过节、家里来客,总要炖一锅香喷喷的鲜鱼大饼子,村子上空经常飘着谁家炖鱼的鲜香。那些年,老头鱼、水老鳖还没人吃,都是挑出来喂鹅鸭,但后期随着鱼资源的减少,竟也成了美味,水老鳖还被美其名曰水陆空,意思是既能在水里游,也能在陆上爬,还能在空中飞。炸上一盘黑乎乎的水陆空,比吃其他的鱼还新鲜。

河里水草丰美。水上芦苇荡浩如绿海,水下生着一串串的菱角,还有一些小小的野荷花点缀着。在其他地方见过那些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致,总觉得不如家乡的小荷花耐看。那些大荷花像极了妖艳的女人,而这些小荷花,就是乡村里的小姑娘,质朴里还带着几分羞涩,让人心生怜爱。放学后,经常和几个小伙伴划着船到河里采菱角,夕阳照着河面,河面波光粼粼,油油的,清亮亮的,伸手拨弄水,才发现水是温的,几乎有些烫。顺手摘一把荷叶辫成花环戴在脖子上,身上、船上都飘起一抹淡淡的河水的腥鲜。水面静得出奇,可以听到一些蚱蜢和不知名的早子从芦苇上跳来跳去的声音,有几只青蛙蹲在荷叶上晒太阳,见到我们临近,扑通一声一个猛子扎进河里没了踪影。不忍心打破这里的宁静,这里是它们的天堂。

河里的芦苇遮天蔽日,密不透风,划船进入芦苇荡,里面的气温要比河面宽敞处的气温高出好多,微风吹过,你只能听见芦苇的婆娑声,看见芦苇像波浪一样起伏,却感觉不到一点风,头上的太阳毒辣辣的,唯一的选择就是跳下船,痛痛快快地洗个澡。也许是这样的场景太美了,容易让人陶醉,这么些年过去,自己不止一次梦到在波光鳞鳞的温暖的河面上,自己一个人在畅快地游泳,就像在水中飞,一点不觉得累,其实我只会狗刨,并不会真正的游泳。

到了冬天,芦叶全部脱掉,此时芦花早已盛开,变成一片金色的、白色的海洋。村里人赶着马车收割芦苇,马蹄上都订上防滑的马掌钉,刚下冰面还不敢走的马儿,一会就熟悉了冰面,放心地颠起来,马掌钉踩在冰面上,发出嚓嚓的声音,老远就能听到这清脆的声音。这时候,忙着收割苇子的人知道:家里来人了,装上割下来的苇子就可以回家了。忙活一天,一点也不觉得冷,尽管头发上、眼毛上全部上了霜。躺在装满苇子的马车上,会忽然发现,脚下的这片无边的芦花,已经被夕阳映得通红,变成一片红色的海洋了。这一大片连绵天际的红色海洋,有着一种震撼人心的美。

那些年水大,乌裕尔河水丰满,充盈四溢,村里四周的草甸子全部是漫淌的河水。涨水期,河水是红色的;平常时,河水是无色的,不管是什么颜色,都清澈见底,水底的小鱼小虾游来游去。我和村里几个初中生要骑着自行车,到远离家乡六十里地的三合乡去上学,每周回家一次,回来一次就要趟两次水。村里与外界没有成型的道路,我们就推着自行车在河水里跋涉,十几里的水路,等上了岸,脚泡得又白又胀,脱下鞋子发现,里面还有早已踩碎的小鱼小虾。到了冬天,我们就在冰面上骑自行车,总有几个倒霉蛋摔倒在冰面上,人滑出几米远,车子也滑出好几米。大家就哄笑,一不小心,笑人者也滑倒摔了出去。在那个贫穷却真诚的年代,在水里推车十几里不觉累,在冰面摔跟头也不觉疼,反而充满了快乐。乌裕尔河带给我的,留给我的,永远都是快乐的记忆。

有一年,父亲心血来潮,要把村子东边的一个小河沟围起来养鱼。他一个人,一把锹,围着河塘挖沟建坝,日出而挖,日落而息,一条窄窄的河坝终于建成了,但鱼却不知什么原因未养成。如今父亲已经去世多年,那条窄窄的河坝恐怕也已经被雨水和时间冲刷平了吧。

长大后,离开家乡,告别了乌裕尔河。但每次暑假回来,都要约上儿时的伙伴,一起再到河里洗澡,扎上几个猛子。见水就亲,就想投入它的怀抱。

乌裕尔河,是满语,意思是涝洼地。它起源于北安市东部,流向是东北至西南,经北安、克东、克山、拜泉、依安、富裕等6县,于富裕县雅州附近折而南流,尾阍逐渐消失在齐齐哈尔市以东、林甸县西北的大片苇甸、湿地之中,变成潜伏状的广阔沼泽地。乌裕尔河,就这样,一路奔腾1000多里流入我的家乡。上游还有明显的河床,但流入我的家乡时,却失去河床,河水四溢,也因此成为无尾河,像孔雀开屏一样,形成广阔无垠的沼泽地,这片沼泽地就是著名的湿地——扎龙自然保护区。乌裕尔河是黑龙江省惟一一条内陆河,也是中国第二大内流河。乌裕尔河养育了多少两岸人民,它是一条母亲河。

在网上,我居然找到了一首歌颂乌裕尔河的歌曲,让我欣喜不己,立刻下载,还专门制作了电子歌词。一整天几乎都在听这首歌,尽管旋律还显质朴,歌词也算简单,但乌裕尔河本身就是这样,从容淡泊,日夜奔流。听着听着,忽然感觉眼睛有些发热,有泪要流出了。

我的乌裕尔河,什么时候,我还能像儿时一样,扯掉身上所有的衣裳,忘情欢笑在你的怀抱之中?

作者简介 :武加行,男,19737月出生,林甸县三合乡林齐村人,1994年中专毕业后,在肇州县参加工作,现任肇州县委办主任。

附件下载: